2016年07月18日

旅途中悸動的風景

在過去式面前,懊悔、愧疚、自責,都只是毫無意義的後話。你終於感覺到了許多東西,就像寫在紙上的故事,根本就經不起風吹,經不起雨打,只要稍微有點風,就隨之飄零,稍微有點雨水,故事就模糊了,記憶也跟著模糊了。你多想把時間歸零,一切能從頭開始,哪怕再開始的時候你已經被從故事情節裏面刪掉了,但總算不用再背負這磨人的哀傷,縱然會遺失一段美好,會錯過一份溫情,但也避免了刀子剜心頭肉的痛。

你不是教徒,也不迷信,但是這一刻卻開始祈禱,祈禱這一切快些過去。如果可以,甚至祈禱這一切都不是真的。然而,虔誠換不來如願,真心求不到如意,一切的一切,都還在進行著,真真切切的進行著。悲痛在每一條神經,每一滴血液,每一個細胞裏面,分裂,生長,再分裂,周而復始,有增無減,直到生命的盡頭。還拿什麼拯救這一切,贖罪嗎,不,應該沒有什麼能夠解救了。看開點吧,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。能看開嗎?能釋懷嗎?那該是何等的胸懷何等的心境,找不到也學不來。你為什麼變得這麼多愁善感這麼鬱鬱寡歡,變得這麼故作輕鬆故作堅強?你想在人群中尋求寬慰,但是發現沒有你想要的,於是愈加的受傷愈加的絕望。

總覺得人的心情,會和天氣有很大的關係,好像開心不開心,全憑天氣做主。不喜歡陰雨綿綿,不喜歡飛沙走石,只喜歡安靜的晴天,風和日麗,同樣安靜的一個人呆著。陰沉沉的午後,懶懶的躺在沙發上,聽著音樂,什麼也不去想,什麼也不想做。杯裏的白開水仍有餘溫,窗外隨風搖曳的樹葉,沙沙作響。閉上眼,輕輕的走向內心深處,卻不想那裏還有你的影子,就這麼悄無聲息的,再次佔領了整顆心。

時鐘滴答滴答,就像那些年你說過的情話,悄悄的在我心底敲打,這麼久以來,終於放下了你,卻放不下有你的過去。只是真的想你了,在這個慵懶的午後,一段旋律,一句歌詞,就帶起了所有的曾經。喜歡一首歌,不需要單曲迴圈到厭煩,喜歡一個人,也不必牽手一生到白頭。生命是一場未知的旅行,路上會遇到各種心情,多少癡心多少夢,都不過是。我也只是你生命旅途中,一閃而逝的街燈,雖然在你的世界有過光芒,最終會模糊成一片空白。

曾經我們都以為,天涯那頭有我們共同的夢想,可以牽手一起去追夢,還可以在路上,一起看風景。後來,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,漸漸地你我不再有共同的話題,你的心情我無法看清,我的憂傷你也不再關心。又或許,我們開始的時候,並沒有共同的話題,只是因為彼此都是街邊另一種風情。



Posted by 一紙凝殤 at 13:30│Comments(0)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